来自 巨弘国际娱乐 2018-09-02 12:00 的文章

就是给她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召妓

 
    56./p32/v_?pstyle=1小猫做的视频,也很好看呢!
 
    二十一岁时,梓潼对顾焱说:“顾先生,我已经为我当年的愚蠢付出了代价,不欠你什么了,求你高抬贵手,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。”顾焱不以为意,他只手可遮天,要不要放手,决定权从来就不在她手上。
 
    二十三岁时,梓潼对顾焱说:“顾先生,有那么多女人想嫁给你,你何苦非要逮着我不放?”顾焱软禁了她,她不愿意当他的妻子,那就当他的宠物,一辈子。
 
    当她想要逃脱时,那低沉却带着决绝残冷的声音便回漾在耳畔:“你想跑,我就锁住你的双腿,你想飞,我就掰断你的羽翼。我要你陪着我,一直到死……”二十六岁时,梓潼对顾焱说:“顾先生,不要那么高冷好不好,乖,笑一个,四十五度嘴角,挑眉毛那种笑。”顾先生乌云罩顶,到底谁是谁的宠物……ps:高冷霸道总裁与高智商腹黑女的对决,欲知谁胜谁负,请看正文。
 
    友情提示:情节或有调整,简介仅供参考。新文,请多多支持。万更不是问题,只要你们在这里。
 
    <《难得情深》首发于若初文学网,希望大家在若初文学网支持正版,更快获得最新章节,更舒适的阅读体验。
 
    <《难得情深》为作者韩君虚构作品,若初文学网提供无广告,的纯洁阅读环境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,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。
 
    简介:文清是个病秧子。幸好他的恋人是异能者,在末世也能将他护得好好的。
 
    双双身死,文清穿到修仙界,却生无可恋,只想追随恋人而去。系统只得扔给他一只赤焰兽:你家小攻。
 
    文清将失而复得的……恋人小兽搂在怀里。上一世是你护我,那么这一世,换我养你。
 
    阅读指南:)宠文,1仙+系统+→本文阅读方法:点开即阅。阅后留评,风味更佳哦o(^?
 
    ^)o!等级划分:人修:练气入体→练气→筑基→金丹→元婴→渡劫妖修:练气入体→锻体→聚灵→妖丹→元婴→在锻体后期到聚灵初期的进阶当中~入v,接受转载,请搬文党隔五章以上再搬好么!
 
    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!作者专栏↓↓↓轻击可调戏,洗白白等你昂~~谢谢飞鱼图铺制作的封面(?
 
    3?)以下是我与基友唯心自由的文,欢迎点进去瞅一瞅(⊙v⊙)重生之这次我宠你主角系统斗智斗勇重生老婆变兄弟
 
    狂妃太帅了的简介:【腹黑女】她一生低调不惹事?可偏偏总有人来招惹她,好好逛个山头也能被人打死,怎能不反击?
 
    “你要我一条命,我炸你全家,挺公平。”某女拍手闪人,留下一地的狼藉。
 
    再转身,倚着先天体弱的身体,与众多天才在擂台上竞相争霸。
 
    “实力不够又怎样,凑合着过就行。”某女道。看着天空之上流光璀璨的天地阵图,众人皆默,你连天都能借,还叫凑合?
 
    !【淡定男】
 
    “你到底会不会包扎。”她露出伤口问。
 
    “我母亲是医师。”某男正经地回道。女子默,看着打上结后显得乱七八糟的伤口,怀疑地看向某男,后者面不改色地道:“我母亲是,但我不是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【不要脸灵宠】
 
    “我叶希一生光明磊落,从不坑蒙拐骗,有也是暗着来,可今天,你让我火大了,银宝,给我抢!”某女冷声下令,声音未落,小小的灵宠已经背着半人高的包袱回来,兴奋道:“报告主人,已经抢光,一样不剩。”女子挑眉,
 
    “这么快?”
 
    “当然,利益当头要冲前,危险来临要先溜,这是名言。主人,有人追来了,我先走了。”迈开的小短腿还没走远,身上的包袱已经被人拎走,伴随女子一个利落的飞踢,灵宝被送回原地,前方女子淡定说道:“我走,你垫后。”
 
    “嘤嘤,主人我错了。”
 
    命硬的弃子叶暖因为灵魂容器的特殊体质,时不时就遇上厉鬼夺舍,当然最后都被她以女主不死定律给吞噬了。
 
    唯有三只鬼留了下来,陪着叶暖成长,让她博文广识(神经),羞涩腼腆(面瘫),自然无法从事普通行业。
 
    好在她骨骼清奇(并没有),最后弄了个半仙从业资格证,在某宝卖符为生。
 
    闲了就去荒地挖挖坟,过得好不自在。可是前一秒她还在自家狗窝为买家刻印防三儿符文,下一秒三鬼就魂飞魄散,悲痛之下她跨越位面成为了一只星际无主阿飘。
 
    叶暖:(-?-)说好的长命呢,魂淡重生到伪装成beta的珍贵生育工具omega女性身上,还是医家千金,原主却寻死地进入娱乐圈想做星际大明星,叶暖内心此刻是崩溃的,她决定逆转原主人生。
 
    叶暖说,不会做饭的作家不是好演员,不会刻符的歌手不是好医生。半仙有病,请勿靠近!
 
    “不,不用脱衣服啦,聊天就好……”
 
    “但是我只负责陪客人上床,不聊天。”
 
    “不能只聊天,其它的什么都不做吗?”
 
    “不行。”如果生命不是快终结了,她发誓:就是给她一万个胆子,她也不敢召妓。
 
    只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,这个牛郎竟然是总裁?他,宋席远,三十岁就已经是席耀集团的接.班人,呼风唤雨、无所不能,媒体面前从不露面。
 
    没想到谜底揭开的答案竟是不可思议的荒谬!而他居然从头到尾都在骗她!
 
    愤懑难平!这口气她实在是吞不下去啦!为了抗议他的欺骗,正准备逃走,却被他怒气冲冲的一把抓住,直奔楼上的……房间?
 
    这下变成他要和她算帐了…….凌晨两点的时候,温采累得筋疲力尽,
 
    “就没有别的惩罚方式了嘛?”宋席远静了一瞬,忽然笑了:“……不喜欢?”温采脸上一热,正色道:“不是。从刚才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,对肾很不好的,这样久而久之身体就会被掏空……你要不要节制点。”
 
    “夫人放心,满足你一个,掏空不了我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事实证明,确实是永远掏不空。
 
    【【2016
 
    “nextidea”女生原创文学大赏参赛作品】】柳雅睁开眼睛就是破墙烂瓦、小土炕。
 
    可怜那瘫痪的老爹、纯良的弟弟都面黄肌瘦。这是家,还是难民营?咱上辈子是杀手,这辈子是能手;空手都